fbpx

Mellow Hong Kong

【停課不停學3】-「繪畫實驗」學如何不扼殺小朋友的興趣

drawing experience cover image
小朋友表面上對此表示咨嗟嘆息,但可能內心裡欣喜若狂。但往好的方向去想,小朋友現在有更多時間去做自己所喜歡的事了。每念及此,總令人深思,為何小朋友總愛做一些「沒有意義」的事,而不「的起心肝」去做一些好事?他們對一件事的愛恨,是因為什麼呢?
雷波(M.R. Lepper)和格林尼(D. Greene)曾經做過一個實驗
happy girl drawing
首先,他觀察學前兒童在小息時在教室內的活動情形,並記錄小朋友在繪畫上所花的時間。接著,將他們隨機分派到下面以下三種情境:
 
1)預期獎賞-研究人員向小朋友說明,只要畫畫,就可以得到一份獎品;
2)不預期獎賞-研究人員只要求小朋友畫畫,並沒有提及任何獎品。但若小朋友畫畫,就可得到一份和第一組相同的獎品;
3)沒有獎賞-孩子畫畫後,並不會得到任何酬賞。
 
二個星期後,研究者再觀察小息時小朋友繪畫的時間。結果第一組孩童新花的時間少於其他二組,而對畫畫的興趣也低於最初觀察時期的興趣。問第一組兒童為什麼以前常畫畫而現在較少畫畫時,這一組兒童會回答:「以前是因為想得到獎品才常畫畫的,」而將現在較不常畫畫的行為加以合理化──我現在不要獎品了,也不需要畫畫。由此可見,不合理的獎賞有時反而會帶走原本在遊戲中所享有的樂趣。
little girl chatting with grandparents
這個現象雷波(M.R. Lepper)和格林尼(D. Greene)稱作Overjustification(一般譯作「過度辯護」,有失公允。若譯作「錯誤歸因」,則更能包涵其要義。)這個理論認為小朋友原本可能因為一些內在動機(如好玩,有趣)而在熱衷於某行為,但若之後加入一些不合理的外在動機(如獎勵、分數),小朋友則會傾向於過分重視外在動機而忽略內在動機的歸因。簡而言之,他們會以為自己會做該事,是因為獎勵,而不是因為對該事的喜愛。
 
重要的是,這個研究反對的是不合理,而非反對獎勵。那些不合理、不必要的外在獎勵,將扼殺掉小朋友的興趣。
 
至於如何才可使獎勵發揮其用處,何時何事才應該給予他們獎勵?我們留待下一篇文章再論。
 

What to read next